主页 > E宅生活 >《沙赞》是中二屁孩娱乐片?我看却更像家庭教育警世片

《沙赞》是中二屁孩娱乐片?我看却更像家庭教育警世片

2020-06-10  浏览量:503

(本文含有电影剧透)

假如只要大喊一声「沙赞!」,你就会化身成一位几乎无所不能的超人,你会想要这种超能力吗?

也许,真正的问题不在于你想不想要这种超能力,而是当你有了这些超能力之后,你会用来做些什幺。

最新上演的DC漫画超级英雄改编电影《沙赞》,被称为一个最中二的超级英雄,希望用较为诙谐轻鬆的故事,为暗黑到连经典角色超人及蝙蝠侠都被骂到臭头的DC电影宇宙再度扳回一城。毕竟,《神力女超人》和《水行侠》的票房成功,让DC的确有说出不同调性故事的必要。

然而,《沙赞》真的是一部中二小屁孩的故事吗?不晓得为什幺,我看来却有点鼻酸,觉得比前两天的《小飞象》还暗黑。你看到的《沙赞》或许是一部小孩获得超人神力的故事,我看到的却是两个没妈的孩子,在人生道路上做出不同的选择。

故事其实是由反派希瓦纳博士的小时候演起的。童年的希瓦纳在与爸爸和哥哥一起驾车去祖父家过圣诞节时,被古老的巫师沙赞找去,测试是否能成为魔力继承者的人选。没想到,由于他的「心灵不够纯洁」,无法抗拒七大罪的诱惑,最后被巫师赶回现实世界。当时的他不甘心地大喊大叫,让开车的爸爸一时分心而发生车祸,因而赔上了爸爸的腿,也让父兄终身都不谅解当时年纪还小的希瓦纳。

45年之后,另一个叫做比利贝特森的小孩被巫师沙赞找上。或许是因为成年后的希瓦纳已经破解了进入魔法世界之谜、并且释放了七大罪而得到了邪恶的力量,灯枯油尽的巫师沙赞没怎幺刁难比利,很快就认定了他有一颗足够纯洁的心灵,于是就把自己的魔力转移到了少年比利的身上。接下来,只要比利高喊一声「沙赞!」,他就会变成一个高大壮硕而穿着披风的成年英雄,飞天遁地而又刀枪不入,几乎无所不能。

万一你只把这部电影看成一部善有善报、恶有恶报的电影,你或许就不会有我当时心中的那个疑问;为了凸显这种「好人必能得到最终胜利」的价值观,饰演反派的希瓦纳博士,也不得不被描写成心灵扭曲而又手段极恶的坏蛋。然而,我们不是常讲换位思考很重要吗?万一你换位到希瓦纳的角度来思考,你会不会也觉得很不甘心?自己的心灵容易受诱惑而不够纯洁?那比利的心灵就一定无比纯洁吗?当比利遇见巫师时,七大罪已经附在希瓦纳的身上离开了,所以比利根本没有接受过试炼啊。

因此,假如我们带着小小孩去看《沙赞》这部电影,你大可以「晓以大义」的对身旁的小小孩说:「所以嫉妒真的很不好喔!我们应该时常正面思考,不要只会嫉妒别人比我们好」。然而,对成年的我们来说,这样简化版的说法,真的符合我们眼见的事实吗?

比利之所以能够承继魔力而成为新一代沙赞,其实只能说他就是命定那万中选一的人选,就像《功夫》中的周星驰一样,重点不是被火云邪神意外打通任督二脉,而是他本身就得要有绝世高手的体质(还是命格?)否则早就死在火云邪神手下了。换到《沙赞》中的比利也是如此,恕我资质愚昧,但我看起来实在很像巫师时日无多了,而且也非得有个人去制衡七大罪并拯救世界不可,所以找来找去都找不到适合人选的情况下,最新搜寻到的比利就雀屏中选了。

《沙赞》是中二屁孩娱乐片?我看却更像家庭教育警世片 图片来源:《沙赞》剧照

因为我们现在看的是《沙赞》,大家可以就结果论来说,这个人选毕竟选得不错,到头来起码能维护正义,还能顺便捍卫家庭和合作的价值。但若我们看的是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,你会不会对希瓦纳的入魔更多一点理解和同理?再次强调,你不需要对希瓦纳保有同情心,但若你能同理希瓦纳的遭遇,而同理心不代表我们必须接受,或甚至认同希瓦纳的选择和作为,你还会觉得希瓦纳终身为自己不能入选为超级英雄而忿忿不平、然后极端的追求让自己更强的力量,会是件很奇怪的发展后果吗?

那幺,我难道认为比利是个坏小孩吗?其实也不是,但我认为他是个可怜的小孩。

获得沙赞魔力时的比利,是个15岁的寄养家庭少年。由于在很小的时候与母亲走丢了,他一心只想找到自己的生母,因而不断在不同的寄养家庭中脱逃,因为他相信,自己总有一天能和妈妈重逢。然而,人生不可能事事如意,比利也一直无法如愿以偿。

在一个又一个的寄养家庭放弃比利之后,萝莎和维克多这个新寄养家庭的养父母对比利伸出了援手。和其他的寄养家庭不同,萝莎和维克多自己当年也是寄养家庭的小孩,他们也都逃出那些寄养家庭过,所以他们很清楚,寄养家庭的小孩在心态上可能有多幺难以适应,因此成年后的他们,也决定将心力奉献在照顾更多无家可归的小孩身上。因为他们认为,万一连有着亲身经历的自己都做不到,还有谁可以承受这些无辜流落寄养生涯的小孩,所带来的喜怒哀乐?

于是,包括最后报到的比利在内,萝莎和维克多共收养了6位寄养小孩:玛莉、佩卓、弗莱迪、尤金、和妲拉。当然,每个小孩有着自己不同的个性,而比利当然也无法自在地融入他们,因为他的心一直都在自己的妈妈身上。

接下来的发展却很让人心碎了。拜新的寄养家庭中兄弟姊妹所赐,比利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妈妈。但他这时候才发现,自己原来不是单纯走丢而已,而是走丢之后遭到妈妈遗弃。原来,他妈妈生下他时,自己也只是个17岁的少女,而在比利的生父也离开后,她也不知道该如何照顾一个新生命。或许听起来很无情,但她给了自己一个「比利没有我这种不知道该如何照顾小孩的妈妈会更好」的理由,然后选择让自己的生命中再也没有了这个小孩,然后自己就能得到一个全新的开始。

当比利与妈妈终于重逢时,导演并没有刻意拍得很煽情,但看着银幕的我快要心碎了。妈妈不但完全没有认出比利、甚至连紧紧的拥抱住他也没有,只是单纯解释了自己「必须」离开的事实。发现这个事实的比利,难过但却没有崩溃,只是把妈妈离开他那天、在游乐场赢来的小指南针递给妈妈。没想到,这个让比利一辈子认为是妈妈象徵的小指南针,却连妈妈自己都不记得是什幺了。

我自己是个单亲家庭的小孩,父母各自后来都有自己的婚姻和生活。我没有什幺好抱怨的,因为我总是衣食无忧地长大了,或许生活条件不比多数人好,但我后来的学业和工作发展也都不太需要担忧。然而,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经历,让我对于这样的心情很有一番感触。也因为现在的我自己也是为人父母的身分,当大家把《沙赞》当作一部轻鬆的娱乐片时,我却把它当作一部亲子教养的警世片。我的感想或许很不政治正确,但我却真的觉得这部电影很有许多地方,可让为人父母或为人子女的人好好思考。

一、执着 vs. 洒脱

我自己在小时候也未必是个听话的小孩,但由于我的人生际遇,我很早就开始在想:父母和家庭到底是什幺?这也和《沙赞》这部电影的命题息息相关。

许多人常说,天下无不是的父母。但真的如此吗?我们先不用把手指比向自己的父母,想想身为父母的我们自己吧!我们之中的多数人,应该都是当了父母之后、才开始学习如何当父母的吧?那我们怎幺知道自己每一刻所下的决定,是对或是不对呢?

当我小时候,我并非没有怨怼,但我很快就学会了认命,那就是每个父母都是人,即使他们有心想要为我们想,我们不能自私地认为他们永远不会累、不会烦、也不会犯错。他们也想要过更好的生活,而我们无力左右他们愿不愿和我们一起过更好的生活,还是选择用别的态度去享受他们自己的人生。

当我现在看到很多人,老在抱怨成年后的自己被已经迈入老年的父母或亲友情绪绑架时,我其实开始为自己庆幸,因为我觉得要不要被情绪绑架也是种自己的选择。假如父母也是人,我们也是人,那我们就只要设法相互做到最大的理解和尊重就好了。我们应该因为感念他们当年的牺牲奉献,而接受被情绪绑架吗?还是我们应该因为喜欢他们而愿意为他们付出?不要误以为我指的是我们只应该自私地为自己着想,但前面两种心境其实很不一样,而我相信多数人宁愿成为后面那一种被喜欢的父母。

当然,我必须要说,那种父母根本认不出那个小指南针的悲哀,其实也深深埋藏在我心中。当自己的父母各自有了全新的生活和其他的儿女,我原本以为,自己最害怕的是成为他们不想要的那段回忆,我的生命会被简化为一个他们年轻时所犯下的错误。透过自我认知到的建立和强化,我慢慢不再为他们的选择而感到悲伤,但我后来却面对到一个想来都很悲哀的处境,那就是他们的记忆中可能不再有我小时候的点点滴滴,他们更记得自己和其他儿女的生活片段,而甚至搞不清楚我在那个时空中到底存在在哪里。

我可以了解,每个人都希望保留的是愉快的生活记忆。但当自己是当事人时,发现自己居然被归类在一个不想被记住的时空片段中,还是很难不感到沮丧。

很多人问我,为什幺只生一个小孩?我和我太太都认为,我们只想把爱灌注在一个小孩身上,我们想要记得她出生以来的每一分每一秒。或许很多人认为,即使你生两个、三个,也不可能会不记住每个个别小孩的天真时刻啊!我可以尊重别人有这样的想法,但对有着惨痛教训的我来说,实在不敢冒险。

回到《沙赞》的电影本身,从这样的角度来看,你还会觉得大反派希瓦纳博士有那幺可恶和不堪吗?他和比利一样,他们的妈妈都不知道在哪里,而他们很需要家庭和亲情的支持和肯定,只可惜父兄还在的希瓦纳也没有从家人身上得到。希瓦纳和比利都很执着,只是一个执着的想要获得力量来被大家肯定,另一个则是执着的想要找到妈妈而已。

当你对一件事情执着,你该因为执着的标的是什幺而被认为是一项罪孽吗?执着于力量就会比执着的想要找寻妈妈是个更不堪的人生目标?很抱歉,但这是一个起码我本人就绝对不会骤下的结论。当我妈妈离开我那时,同学因此不断地欺侮嘲笑、连同学的家长都当着我的面指指点点时,当时年幼的我想要的不是一个幸福的家庭,而是想要让自己愈来愈强大,这辈子再也不会被人瞧不起。你该用结果论来说,因为我最后没有变成一个恶棍反派,所以我就是对的、希瓦纳那种人就是错的吗?还是后来为人父母的我应该教自己的小孩说,凡事不应该过于执着,不需要坚持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?

对我来说,在这部电影中的希瓦纳和比利的最大差别,或许只在于比利在知道妈妈不要他之后,他愿意洒脱的离开,并且让自己知道一个重要的事实:妈妈选择离开不是自己的错。

假如问我这几十年来有什幺体悟,我会得出一个相似的结论:我们非得逼迫自己好好努力不可,但许多失败并不是自己的错,勇敢的走出那个失败的阴影,我们既不用推诿卸责,但凡事也不用那幺自怨自艾,继续朝下一个目标走下去就是了。

《沙赞》是中二屁孩娱乐片?我看却更像家庭教育警世片 图片来源:《沙赞》剧照二、指责 vs. 支持

相对于希瓦纳凡事指责嘲讽的父兄,比利很幸运遇到一个能够体会他心情和支持他的寄养家庭,大家有着相同的出身背景,经过一番磨合之后,没有血缘关係的他们却形成了一个紧密的连结。所以关键从来就不在于血缘关係,而在于你们如何能够为彼此创造连结,接下来才愿意相互支持对方。

看到希瓦纳爸和希卡纳哥的作为,居然会对小小希瓦纳产生那幺巨大的影响后,为人父母的我也开始警惕了。我自己也常常会抱着「这是为了她好」或「小孩子不教不行」的心态,纠正或指责自己的女儿。但这真的是唯一的方法、又或者是最好的方法吗?显然不是,而且太过就很可能会产生更大的反弹或更糟的影响。边看电影边自我反省,假如我的目标真的是让女儿成为一个更好的人,多多理解及支持,或许才会让这个目标更顺利达成。

三、佔有 vs. 分享

其实不只父母及子女之间,每个人与人之间,都可能落入前面那个相互指责的窠臼。

片中有另外一个要角,就是和比利在同个寄养家庭的超级英雄迷弗莱迪。身体残障而又在学校被欺负的他,当然羡慕可以化身为超级英雄沙赞的比利。他们两人后来因为意见不合而起了纷争,结果当然就是相互指责。但相互指责会解决问题吗?其实就是两个心态都不成熟的小屁孩,双方的想法都有各自的盲点,但他们也不知道正确的做法该是什幺,结果就变成相互指责。

听来很熟悉,是吗?以为这样的状况在成人世界中就少了吗?撇除原先就有的立场或利益之争,很多时候我们之所以在公司或生活中和人发生纷争,除了相看两厌或单纯的只是误会以外,有更多时候其实是因为我们共同面对了一个问题,但我们双方没有人知道该如果解决这个问题,于是最好的办法就是相互指责对方的错误,反正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是什幺错误都挑不出来的。

但是即使双方真的都有错,挑对方的错、硬是往对方伤口上撒盐,就能把问题解决了吗?其实你我都很清楚,很多时候非但无法把问题解决,反倒增加了更多相看两厌的怨偶或仇家,接下来反而会产生更多的问题。所以,找出真正能解决问题的方法,然后才开始去讨论责任归属,并且尽量不要陷入相互指责的境地,才是真正的应对之道。

我们不该用成王败寇论英雄,但假如我们要归结出一个希瓦纳最后为何还是被(根本还来不及搞清楚状况的)沙赞击败的原因,我觉得关键在于希瓦纳想要佔有一个让自己绝世无双的力量,但比利感受到了弗莱迪以及其他兄弟姐妹面对魔怪的无助,也感受到同仇敌忾的他们愿意给自己关怀与支持,然后决定把沙赞的魔力分享出去,于是他反而得到了更多有力的帮手。

一个人选择了佔有,并且残忍地杀害了父兄而捨弃家庭;另一个人选择了分享,从此拥有一个新的家庭。关键从来就不在于你有多大的超能力,而在于你的选择。

所以,回到文章一开头的那个问题:只要大喊一声「沙赞!」你就会化身成一位几乎无所不能的超人,你会想要这种超能力吗?

你该问问自己的是,当有了这种超能力之后,你会做出哪些选择。你我或许都是没有超能力的凡人,但我们每天都在做出不同的选择。让自己做出一些勇于分享而不会后悔的选择吧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